您当前位置: 主页 > 福建信息网 > 新闻 >

福建南安蓬华镇出了个“孙小果”----------我们的实名举报

时间:2021-03-19 来源:广东在线 编辑:广东在线 热度:
举报人:洪加油,男,汉族,1957年5月28日,福建南安市蓬华镇大演村小路1号,电话:13489467055
郑宝许,女,汉族,1958年8月22日,福建南安市蓬华镇大演村小路1号,系洪加油妻子,电话:15159805545
被举报人一洪明提,福建省南安市蓬华镇大演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
被举报人二:洪明河,福建省南安市蓬华镇大演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洪明提的哥哥
举报人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十二集团军73071部队上等兵---洪锦忠的父母,洪锦忠2003年被授予上等兵军衔,履行了保卫国家的任务,参加淮河流域抗洪,被授予《光荣之家》牌匾。
2020年发生在举报人身上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中,让举报人这个光荣之家陷入无底深渊。南安市蓬华镇大演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洪明提兄弟上演侮辱、故意伤害举报人的涉黑事件,如同网上报道的孙小果案件一样,让举报人不寒而栗,光荣之家蒙受不白之冤,具体举报如下:
一、事因洪明提事业成功从广东回来担任村支书兼村主任,在基本农田上建房、修路,因雇佣举报人洪加油抬石块,致使洪加油腰椎受损,引发人身赔偿纠纷,洪明提书记大发淫威,令人发指。
洪明提原本是一名商人,在广东办厂,资产有几千万元以上,镇政府在2017年将其作为优秀人才让其将户口、党员关系迁回老家(注意:后来他的独生子洪巧辉的户口也迁回老家,为日后老子审批儿子用地申请埋下伏笔),通过一系列运作,2018年换届顺利当上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执行一肩挑。洪书记利用把持支部和村委会机会,一面经营广东生意,一面瞄上农保地,将普通村民想都不敢想的事变为现实------在农保地上建设房子。于是,在2020年年初雇佣本村村民兴建一条从新房连接乡村公路道路,硬生生在农保上挖土、用大块石头搞出一个大提似的道路(有完工前后效果图片)。

 
洪加油作为本村村民,加入到抬大石头修路队伍之中,在2020年2月27日在抬石头时腰椎受损,一下子无法站立,失去知觉。送往医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用5万多元。洪明提明知道自己是业主,无法回避责任,故意将责任推给组织抬石头的同村村民洪国良,洪国良却在2021年1月20日南安市蓬华镇大演村岩内水电站引水渠日常维护时发生中间隔离墙倾倒事故中死亡。面对举报人洪加油的索赔,洪书记恼羞成怒,在蓬华司法所谩骂举报人,进行无休止人身攻击。在这一位“被政府请回来当家”的村支部书记面前,司法所对此无可奈何,草拟“人民调解协议”,将洪国良赔偿金额降低到3.2万元,责任与他人无关,洪加油无法接受,拒绝签字,双方不欢而散。为此,埋下了祸根。

 
、2019年开始,洪书记在农保地上兴修道路、盖房,书记胡作非为,政府有关部门选择性沉默、失明,黑势力令人生畏。
2017年12月20日洪明提回乡后开始为自己申请在农保地上申请建房,面积120平方,他原本在村里顶科11号有一座自建的豪华的住宅


刚刚开始他还不敢明目张胆的自己替自己审批用地,2018年当上书记、主任后就以的土地属于杂地申请,自己为自己审批盖房,上报给镇政府,镇政府于2018年8月给予同意建房。更加诡异的是,2020年2月18日,洪明提书记的1994年出生的独生子洪巧辉竟然也以自己的名义也申请建房,位置在洪明提书记旁边洪明提书记亲自为自己儿子审批、上报给镇政府,土地性质同样还是杂地(农保地变为杂地)审批,申请理由:“人口增加,居住困难,符合一户一宅”。建筑面积480平方米,洪明提在申请表上加盖公章、盖上自己的私章。不可思议的是,蓬华镇政府于2020年6月5日审批同意建房,于是,老子、儿子的两块地两幢房屋连接一起,规模很是壮观,所有房屋与道路占用农保地、基本农田达1000多平方米,村民敢怒不敢言。新中国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在这里不起任何作用。身为村支部书记,不是带头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而是带头违反党中央、国务院“农村乱占耕地建房八不准”的规定,公然对抗“制止耕地非农化六严禁”,不过,这才仅仅是开始。
 
 
三、政府相关部门的官方答复称得上触目心惊。
南安市蓬华镇人民政府文件
蓬信答[2019]5号信访事项处理答复意见书
洪裕华同志:
2019年9月3日,您反映蓬华镇大演村村书记兼村长带头
破坏国务院政策“农田保护区改变性质,需报请国务院批准”
要求查处的信访事项(国信网诉[2019]16174号)。经调查研
究,现作出处理意见如下:
(一)、您的主要诉求
反映蓬华镇大演村村书记兼村长带头破坏国务院政策“农田
保护区改变性质,需报请国务院批准”,要求查处的信访事项。
(二)、调查核实的情况
经镇国土所、驻村工作队现场核实,您反映的大演村党支部
书记兼村长带头破坏农保地一事,系大演村拟按农村道路标准建设长150米,宽4米左右的道路,该地块属大演村农村道路用地用于附近村民生产生活所需,是在原有的灌溉水渠和机耕路基础上拓宽,现已建设71米,尚未硬化。2019年9月6日南安市国土监察大队现场勘测核实,该地块确有涉及占用农保地。
(三)、处理意见:因该地块涉及占用农保地,现已责令停止施工,并限期恢复耕作。下一步,镇国土所及驻村工作队将督促大演村按期恢复。
如对本单位作出的处理意见不服,可以自收到本答复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向南安市人民政府请求复查。2019*10月9日


 
12345热线回馈
接到泉州市12345便民服务平台第QZ20120400109号诉求件后,我局高度重视,立即组织相关工作人员调查处理并反馈。现有关情况答复如下:一、调查核实情况12月16日上午,我局会同市自然资源局和蓬华镇政府工作人员到现场调查。经与洪明提电话联系,得知洪明提一家人在广东目前都不在大演村,无法到场配合调查。经现场调查,洪明提与其子洪巧辉合建一栋房子,现状为二层板面;洪明提与洪巧辉向蓬华镇人民申请建房用地手续各一份均为120平方米。经泉州山水测绘有限公司实地测量,洪明提、洪巧辉建设地块占地总面积298.9平方米,建筑占地总面积298.9平方米,地类为有条件建设区:一般耕地(水田)261.1平方米;限制建设用地区:基本农田(水田)37.8平方米经大演村委会证实,未发现洪明提有向村民购买农田建房的行为。二、处理情况1。针对洪明提、洪巧辉超审批面积建设行为,我局工作人员现场已下发《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2。我局要求大演村加强宅基地动态巡查,如发现违法行为及时发现,及时制止。3。下一步我局将函告蓬华镇人民政府,按照相关法律和文件精神,属地管理原则及时制止和依法处理。另附:1。洪明提相关用地审批手续2。洪巧辉相关用地审批手续3。大演村村委会兴建房屋证明4。现场照片。
诉求编号QZ21011000026的回复
诉求者反映南安市蓬华镇大演村的村书记(洪明提)违建房屋,向部门反映后(QZ20120400109)12月17日部门责令停建,实际上现在每天都还在建房,违建行为并未制止,部门有存在不作为行为,故来电投诉,望部门核实处理。
回复意见
根据投诉人反映的蓬华镇大演村洪明提违建情况,我镇国土、执法、驻村工作队已经多次前往现场查看并下发通知书责令停止施工,目前该建筑处于停止施工状态,等待上级部门进行下一步处理。(蓬华镇人民政府于2021-1-26 15:42回复),诉求时间:2021-1-10 08.48。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村民的举报的事实一次又一次证实洪明提书记违法建房,政府有关部门每次答复:已经停工,并责成“村委会”“按期恢复”。然而,代表村支书、村委会的洪明提会怎么可能自己为自己下令停工?他依然在拓宽道路,进行楼房外装修,哪天停止施工过?让洪明提书记左手打右手的脸,可能吗?
愤怒的洪书记兄弟二人对举报人夫妇大打出手,致使举报人郑宝许构成轻伤一级,洪加油轻型颅脑损伤,南安市公安机关沉默到底,至今没不敢处理,军人的亲属的荣誉在书记面前荡然无存。
2020年10月6日,举报人夫妻在得不到赔偿款,不得已到洪明提建房施工现场,要求支付赔偿,洪加油骑着轮椅,将搅拌机电源关闭。洪明提怒气冲天,连同其哥哥洪明河一起对洪加油、郑宝许夫妇大打出手:洪明提将洪加油双手反押,将其头部按到机桩口上,洪加油大声呼喊“杀人啦、杀人啦”,洪明提就是不放手,站在旁边的搅拌手同亲洪永辉大声制止说:“明提赶紧收手,不然会出人命”,多次叫喊后才将洪加油扔在地下,然后将他的轮椅砸烂(现在的轮椅还在洪书记新建房屋的边上,没人敢去领取)。另一边,1.8米多身高的洪明河将不足1.5米的郑宝许提起来,残忍地扔到路边的水沟里。郑宝许一时间起不来,但听到丈夫洪加油的凄惨的呼叫,强忍着疼痛爬回来到工地,洪明河又一次将郑宝许抱起来扔到水沟里,这时,失去理智的洪明河用手掐住郑宝许的喉咙,用脚压住郑宝许的腰部,大声喊到:“信不信今天让你死在现场”。不知道昏迷多少时间,郑宝许终于醒来,但已经不能行动。





目睹这一切的施工工人和附近的村民没有一个敢上前来制止,这幕人间惨剧在洪明提兄弟手上发生了。这位村里的带头大哥,就这样带头殴打他手下的无辜的村民。
更可怕的事情不是这个,是120救护车在接到洪加油亲人的求救后,听到是洪明提书记工地发生的事居然拒绝出车,被亲属打电话威胁说:出人命你们要负责才将120救护车开到现场,但面对不醒人事的郑宝许拒绝让她登车,只将意识好一点的洪加油载到南侨医院,放任郑宝许不管。郑宝许一家只好用私家车将她送去救治,也才终于捡回一条命,但最后落下:脑震荡、颅内出血70毫升肩锁关节脱位,多处软组织受伤。洪加油也是脑部受损,腰椎二次受伤。
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轻伤一级e)脑挫(裂)伤;颅内出血;慢性颅内血肿;外伤性硬脑膜下积液。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的,可以根据下列不同情形在相应的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1)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的,可以在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
在些法律面前,南安市公安局在洪明提兄弟面前选择性沉默,至今不敢立案、采取刑事措施。
A、恶性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南方日报》的记者打电话给洪明提书记求证事实,洪书记很干地脆回应说:“有本事你到南安来告我”,记者闪退哑然无语至今。
B、蓬华镇纪委书记陈国权对郑宝许说,你们要到劳动局告洪国良,否则洪明提的水泥浆二、三十万元的损失你要赔。
C、2020年8月17日郑宝许到南安市信访,取票号是1号,被镇纪委书记陈国权的妻子(信访局人员)发现,保安拒绝让郑宝许进去信访,直至下班硬是没叫号、交材料。
D、洪明提的哥哥洪明去年被发展为共产党员,拟接洪明提的班,在村里与他人交换田地500多平方(现在让田地荒废,拟日后再以杂地申请建房)。

 
E、洪明河在村里打人、发生到郑宝许身上,已经发生过5起与他有关的案件均没有得到处理,郑宝许是第6个被挨打对象。
F、自然资源局的调查结论:建筑占地总面积298.9平方米,地类为有条件建设区:一般耕地(水田)261.1平方米;限制建设用地区:基本农田(水田)37.8平方米。洪明提父子二人均以杂地为名申请,镇政府审批时会不清楚他们在造假吗?

在新中国的天空下,所有的党性、党纪、国法,在强权村支书面前统统失效。洪明提挟书记兼主任的之威,在镇党委的庇护之下,挑战法律底线,丧失良知,蹂躏百姓,国土局不敢行动,报社记者为之避风,公安为他沉默,就这样逍遥法外,人在广东却控制村里大小事情,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孙小果”。
洪明提敢为自己审批用地,更敢于为自己的儿子建房批地,这已经足够轰动全中国了,但面对洪明提一家圈地、建房、入党,一方面南安自然资源局明知违法,就不敢行动;洪明提兄弟殴打举报人致人轻伤,已经构成刑事案件,南安市公安局还是不敢动他们。另一方面,洪明提又将自己亲哥哥洪明发展入党,准备接班,所谓“打黑除恶”,在蓬华镇无非就是一句空话。
举报人夫妻均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为赚取生活费用打工,却飞来横祸。加害人偏偏是村民最为信赖的村支书、村主任。
面对横祸,举报人的儿子以军人的气概想要给予反击,被举报人制止,举报人认为:儿子是军人,应该在国家最需要时刻挺身而出,洪明提一家触犯法律,应该交给法律来处理。
竖立在蓬华镇大演村内的“书记路”和“书记房”,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的嘲讽,郑宝许夫妇的伤情更是对洪明提一家辣手摧残的控诉。洪明提为自己父子二人建房,将南安自然资源局、行政执法局、公安局推到渎职的边缘,这是何等的可怕。
我国历来对地方违法乱纪,恶行横道者采取了严厉的惩罚措施,这位面对党旗宣誓入党的党员------大演村党员的带头人-----村民的当家人-----洪明提违法修建的道路、违法审批的房屋就应该推倒,他应该受到党纪国法的审判,他的哥哥洪明河应该逮捕、坐牢。他所修建的道路、房屋必将以《土地法》的耻辱钉在大演村内。
 
举报人:洪加油、郑宝许夫妇
2021.2.25
 
来源:http://www.020xinwen.com/20180126/68882.html
 
  声明: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肆拾玖坊家有喜事定制酒,来自中

酱香白酒之美,源自好山好水,在其香、其味,也在茅台....[详情]

2020年漳浦县短期职业技能提升项

为贯彻落实《福建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福建省....[详情]